一只周兑兑

【张叶】福音书(二战AU,正剧,牧师张X少校叶)

愿你荣耀你的名:

TO  @纸婴_西顾 


感谢支持,祝食用愉快。


***




Chapter 1-1




***




我不以福音为耻。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,要救一切相信的,先是犹太人,后是希利尼人。因为神的义,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。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。如经上所记,义人必因信得生。(罗马书1:16-17)




***




张新杰收紧大衣,急匆匆地穿过破败的帕勒姆桥。摄政运河在他脚下如同一潭死水,河边堆积着垃圾与暗绿的水藻,肮脏污浊仿佛一具横陈的死尸。




他拐进一条阴暗的小巷,小心避开了弹坑里积聚的污水。红砖墙上涂鸦着脏话,诅咒,和奇形怪状的图形。一个流浪汉蜷缩在垃圾堆里,生死不明,但张新杰没有多看他一眼。




在莱姆豪斯的生存法则之一,就是不要多管闲事。




这里是偷渡者的苟活之地,聚集着强盗,流氓,小偷,毒贩,瘾君子,皮条客,和妓女。这里有大概23%的华裔,张新杰则是这一地区唯一的圣公会牧师。年轻的东欧女孩们找他寻求庇护,他设法保护了一些,另一些则被剖开肚子拿走胃囊里的毒品。杀人犯们抹掉手上的血,就捧着圣经念福音。而张新杰能在莱姆豪斯小有威严,至今还没吃枪子的原因,则是因为最残暴的杀人犯——当地黑帮的首领是个虔诚的基督徒。




世事简直荒诞如一部滑稽剧。




他嗤笑了一声,大步向前,四月的寒冷的风吹过,带着火药和尘土的味道。伦敦的天空一直阴霾,战争的阴影也如乌云一般逼仄。




他停在坎布里亚之屋门前,穿过厚重的木门,温暖的空气温柔地包裹他,还有音乐,笑声,气泡酒和甜饼的香气。




这里仿佛另一个世界。




女孩子们在和穿制服的士兵谈笑,他们大多是空军,还有一些海军,暂且上岸休息,抓紧一切机会寻欢作乐,庆祝自己在战场上大难不死。




张新杰无意听他们吹嘘自己的英勇事迹,他找到邀请他来的社区长,简短地打了招呼,然后端了一杯玫瑰红的甜酒,坐在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的一把鼓囊囊的扶手椅上。




华裔在这样的场合不怎么受欢迎。总有些多疑的联盟国人喜欢打量你,怀疑你是不是日本人的间谍,张新杰完全不想惹麻烦。他也不是个顶帐篷的大兵,只想找个妞回去一夜风流。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坐着,忍受必要的社交活动直到结束,然后回到他安静的教堂里去。




他百无聊赖地盯着郁金香杯里汩汩冒出的气泡,感到难以自制的无趣与困倦。他就这样坐了一阵子,思考了关于末世,上帝王国,赎价,和人类罪恶的问题。




他是被一阵掌声惊醒的。当他回过神时,发现身边坐满了人。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间大厅里,朝着一个方向鼓掌欢呼。




那里放着一架三角钢琴,有个士兵正坐在琴凳上,像是国王检阅一样得意洋洋地向众人挥手。他的制服外套被扔在地板上,衬衫没有掖进裤子里,袖子挽到小臂之上,嘴角斜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。他也是个亚裔,看起来和张新杰一样年轻。




他不像是那种循规蹈矩弹钢琴的琴手,但当他把手指放在琴键上,弹一支欢快的爵士乐时,他的表情变得专心又认真,手指灵活得像是两只纷飞的鸽子。




张新杰有些着迷地盯着他的手指,他微微绷紧的小臂,平坦的肩膀,紧闭的嘴唇,低垂的眼睛和半长的黑发。年轻的士兵垂首看着键盘,背脊并没有挺得很直,他是平静的,愉悦的,发光的,像是一只在香草山踱步的羚羊。




等到一曲完毕,士兵和女孩们欢呼,张新杰的视线才从士兵的脸上挪开,他跟随着众人鼓掌。士兵转身向他们摆手,又咧嘴露出了一开始那种满不在乎的笑容。




接着他又弹了一支华尔兹,然后是一支探戈。女孩们和大兵们手拉手跳舞,但张新杰一直坐在原地,他从人群的缝隙中凝视着琴手。




***




TBC




第一章未完,但我精力有限,只能一部分一部分的写哈……


作者既不了解二战,也不了解伦敦。


更不了解二战的伦敦。


so,欢迎捉虫。

评论
热度(214)
  1. 一只周兑兑愿你荣耀你的名 转载了此文字

一只周兑兑

我还是很喜欢你。

© 一只周兑兑 | Powered by LOFTER